不吃萝卜丝

“搬砖好累,想全年休假”

【韩叶】叶修的生日礼物

满篇骚话。
请打我!



明天是5.29日,嗯,一个重要的日子。
叶修还忙着刷野图boss,于是,生日礼物单如下:
大漠孤烟手办
韩文清等身抱枕
韩文清Q型靠垫
霸图队长韩文清亲笔签名鼠标垫
霸图队长同款队服一件
【韩叶r18】同人一册
K-Y一条

叶修看了一眼,转头对苏沐橙说:“整这些没用的,不如让他们每个工会给哥弄点儿稀有材料,最近轮回的boss最多了他们得多出点儿,还有王大眼儿啊,他也不少了,要有那个那个…”
“霸图也没少抢吧老大,不敲点嘛!”
“哎,自己人怎么能叫敲呢,叫分享。”叶修深吸了一口烟,随即打开qq的聊天界面,找到韩文清。
“我说,哥我明天就生日了,你不表示表示?像话吗。”
“你要什么?”
“听说你们霸图最近收了不少稀有材料啊?”
“......”
“老韩你也太小气,他们送了我不少好东西咱俩换换?那个大漠孤烟的手办要不要?要不你自个儿的等身抱枕,这玩意儿质量还挺好…”
韩文清黑着脸,他习惯了叶修满嘴跑火车的无下限行为,忍着一口气,依旧敲字。
“还有呢?”
“还有啊…”
叶修翻了翻,翻到一条K-Y,心道,谁送的,我把他银武都给爆出来!然后又往里翻了翻,一本封面晦涩的同人本,赫然写着R18韩叶,嘶。于是对苏沐橙语重心长地说,“以后别老和戴妍琦一块儿玩。”

叶修还再翻着礼物袋,也没急着回复韩文清,但是,荣耀群这时候炸了。
【霸图】张佳乐:我说老叶,你也太不要脸了,你们兴欣穷的揭不开锅了还是怎么了,不就个生日嘛你别趁火打劫
【蓝雨】黄少天:什么?哇叶不羞你也太无耻啊!要点下限啊啊啊!你是想被我们这些人追杀嘛!不就是散人嘛!了不起啊!开房间pkpkpkpkpk!
【蓝雨】喻文州:少天…
【兴欣】魏琛:真是搞不懂你们这些年轻人,谁给我们叶队长送了草莓味的牙膏啊,忒寒碜了吧
【轮回】周泽楷:前辈…
【雷霆】肖时钦:什么牙膏?
【轮回】孙翔:草莓味?叶修?喜欢?
【雷霆】戴妍琦:魏前辈,这可能是条K-Y
【微草】高英杰及其他微草队员被王杰希踢出该群
【霸图】韩文清:.....
【霸图】张佳乐:队长.....
【霸图】林敬言:队长…
【霸图】张新杰:该训练了。

韩文清打开和叶修的聊天窗口,打了两个字。
“成交,用那个K-Y换”

真是一笔不错的买卖。






【也青】最后一次

      瞎写,突然动笔 ooc

     请看 如果也青分手将如何打脸

     深夜打扰对不住各位

     毫无逻辑

      

      

            

    

这是以前他经常来的酒吧,靠着吧台坐着,酒吧奇异的灯光有意无意映衬着他的形单影只。

来来往往想要搭讪的很多,看着他一个人喝闷酒都不敢上前只有高挑的女人走到他身边,高跟鞋踩地很有韵律,搭配她的姿态恰到好处。

“来一根?”

诸葛青顺着递过来的黑色寿百年看到了这个这个女人修剪整齐的指甲,上面是很显肤色的酒红指甲油。

他没有答话,也没有接烟。

“或者请我喝一杯?”

女人自己点了烟,自顾坐在了诸葛青的隔壁吧椅上,慵懒的嗓音和半靠在吧台的姿势,隔着缓缓吐出的烟雾看到没有掩饰欲望的眼睛,很媚。

他抬头,对女士一笑,点了一杯迈泰,推到她面前,说,“我想没有任何一个男士会拒绝这个请求。”

     这位女士没有说话,用指尖沿着杯口一直来回,并没有要喝的意思。她觉得诸葛青这样一看就是经常混迹酒吧的人不可能不知道她此行的目的,迈泰这种加勒比海的酒精饮料,虽然有朗姆酒但是加了菠萝汁,柠檬汁和橙汁之后已经完全没有了烈酒气。这个人自己喝着百利甜酒,看边上的空杯子,大概喝到了第五杯了。

     诸葛青一直蒙头喝酒,到了第六杯的时候,突然想起来边上的这位女士似乎是来搭讪的,请人喝了一杯迈泰还把人晾在一边,真是有些失了撩妹国手的体面,等转头时,边上的位置已经空了,迈泰也没喝一口。

     “呵,好不容易….来….来….一…..姑娘,诸葛青….你真是….没用”

      自顾摇头,第六杯喝尽。

      诸葛青有些醉了。这家酒吧的百利甜酒带些巧克力和牛奶的甜味,入口很甜醇,但是因为威士忌酒精度数很高被称为僵尸酒,也叫失身酒。但是他晃了晃手,有招呼酒保上了一杯。

     酒精抽掉了他力气,手里有气无力地握着酒杯,努力的撑起快没有意识的脑袋,意识?大概还能再喝一杯吧,第一次带老王来,骗他喝这百利甜酒,哎,这老王真是贼,自己喝了三四杯这孙子才温吞吞地喝了半杯,还美其名曰,开车不喝酒。混蛋,边上明明有酒店。真是不解风情,要是下次…..下次?

     诸葛青突然猛灌了一杯,第七杯。

     哪还有什么下次啊。

     酒精和鲸鱼一样,张大嘴巴把还能勉强撑住的最后一点意识吞进了嘴里。他开始慌乱,从裤兜里掏出手机,递给酒保。

用仅剩的思维组织起了语言,对酒保说,“王也,说,我,接我,他要来”

庆幸这是个机灵的酒保,他找到了联系人王也,然后拨通了电话,对面的声音很懒散还带着起床的窸窣声,“老青,正搁睡觉呢,你….”

“打扰了,王先生,这位先生喝醉了,能不能麻烦您来接一下”

 王也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听到让自己去接的时候,几乎是同时完成了一个难度系数9,完成度满分的鲤鱼打挺,语气中的懒散一扫而光。

“在哪儿?”王也用最快的速度穿好了衣服,记下了酒保说的地址。等王也到的时候诸葛青已经醉的迷迷糊糊,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只是拿着手机,不停的解锁关上,又解锁又关上,也听不大清他嘴里的整句,凑近了才听清。

 “再不来接我,我就走了。”

  王也握住诸葛青的手让他安分下来别去折腾手机,半搀着跌跌撞撞好不容易到了车里,副驾驶这人愣是没清醒,又给人绑好安全带,路灯有些亮透过车窗就照进来,这人脑袋歪靠着,眼睑还有亮晶晶的东西缀着红晕,下颚完美的展露在王也的面前。

王也想伸手把诸葛的领子扣好,刚刚触及到锁骨处的皮肤就手指就哆嗦地扣扣子都费劲了,好不容易将这两纽扣整齐地扣上,王大爷早就憋得满脸通红,耳根子都红透了。

王也心想:这个车的制冷配件公司是该让它破产了。

这一路上,都不知道怎么开的,只是过了几个红绿灯就到了诸葛青住处。可能是有些心不在焉没见着前面的石墩,一个急刹车把副驾驶的诸葛青给整醒了,含糊地开口说了句,“我….怎么….你….在这”

王也叹了口气,“下次,别这样了。”

诸葛青一愣,瞬间把头低下,开口时声音有些发颤,“嗯….你…..可以不来”

在这场局里自己永远想和这个临危不乱的人以同样的姿态站在一起,可是乱的人只有自己而已,明明只有自己。

“那最后一次了。”

 诸葛青噗嗤笑了,“上次你也是这么说的。”王也有些尴尬地摸摸了鼻子,心想,大概自己永远没有办法拒绝眼前的这个人,无论任何的要求,从而一次次的打破底线。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儿,诸葛青摆弄了一会儿手机,突然把手机屏幕对着王也,当着他的面把备注王也的手机号,微信删除。然后有从驾驶座里抠出王也的手机,轻车熟路地输入密码,把备注诸葛狐狸的手机号拉黑。

“好了,最后一次。”诸葛青对着王也笑着,“谢了,走了”

 潇洒地关了车门,还习惯性的来了一个wink加比心,诸葛青步伐很虚即是超了近路也花了很久,太久了,久到都断了力气。

     



     回到家已经是凌晨三点了,王也没有睡意,翻开朋友圈,看到张楚岚截图了诸葛青的微博嘲笑他宿醉,于是不爱用微博的王大爷立刻就下载了微博,搜索“不爱听八卦”,加入了悄悄关注。

     “哎,最后一次。”

                                                                                      

谢谢看到这里!

【也青】不爱管闲事儿(?)

文笔废,凭感觉瞎写大家看个乐

ooc   清水   高中片段

想到哪儿就写了,对不住各位了(抱拳)

这是一个王大爷耍流氓的故事


     室友你往哪儿看。

    “我不是我没有,听我解释”


     高二文理分班一贴出来,大伙儿一块儿往大黑板的人堆里扎,你一句我一句的,也听不清谁谁到底说了什么。

    ”别挤了,我脸都快贴黑板了!“

   ”什么!我TM和我女神一个班!大吉大利,大吉大利!“

    ”你帮我看看我在几班啊?“

   ”完了,一看名字就知道这个班都是基佬。“

     .........

     

      王也不爱管什么闲事儿,瞅了一眼分班结果就托着自个儿的行李往宿舍楼走,一路上碰着不少同学三三两两,叽叽喳喳,张口就打听谁谁在你们班嘛?那可是以前xx班的班花儿啊。又或者是另一种情况,哟,在3班呢,听说班主任是个李云龙啊,逮谁训谁,教导主任都敢对着干,云云。王也本来左手行李右手凉席就自顾不暇了哪还有心思记挂这些,原本他就没有记着谁和自个同班,就看了眼寝室号就提了行李过来,哪知道他们比自己还关心这个啊,嘴上应付着,啊?是吗?不知道啊,完了。心里只能暗骂,饶了我吧,哥们我得赶紧放行李去,我妈也不知道给我塞了多少东西,着行李也忒重了。

       这学校,因为升学率所以很多方面的条件比其他的高中要好很多,比如宿舍条件,是四人寝,上床下桌还带独卫。王也拖着行李,终于到了宿舍,已经累得半死不活,一屁股坐在就近的椅子上,撒手也不管行李了,凉席也随便扔在床上,轻声念叨,“哎,总算到咯。”

      没多久,宿舍门前往来的人多了,陆陆续续都拖着行李找自个儿的宿舍号,走廊行李轮的咕噜声就没断过。

      “哟,我到了,520,这号哈哈,有空来玩儿啊”

        张楚岚拐进门,看到王也早就理好衣物,瘫坐在自己床位下的椅子上,往他对面床位的男生看。张楚岚心道,糟糕,这位看上去睡眠不足以至于略带黑眼圈的大兄弟莫非是个基佬,世风日下,连他这么浓眉大眼的叛变革命了,看来只能由我扛起富强民主大旗了。脑子里说着相声,身体可不能停下,这不找到了对应的床位也开始收拾东西,男生不像女生零零碎碎都拾掇拾掇搁一块儿,都是随便找一空地放着,没多久就收拾完了。

       气氛有些微妙,我的隔壁床一直看着他的对床,要不我说句话来打破这个尴尬的局面。张楚岚觉得。

        “我叫张处男,叫我楚岚就行了”

         “呸,我叫张楚岚,哥几个怎么称呼”

        张楚岚心虚。

        隔壁的王也,站起来,搭了张楚岚的肩表示了一下亲昵,“叫我王也就行”

       “诸葛青”

       “你就是那个!诸葛青!文科班的女生都疯了,你就是他们的阿青啊,久仰久仰”

        张楚岚第一次见到这个传说中的男神,确实,看上去彬彬有礼,挺白净还眉清目秀,就着冲着微眯的狐狸眼和标准的绅士微笑,张楚岚觉得自己还是处男是并不无道理的,转念一想,我隔壁这哥们不会见色起意了吧。

      大家还不熟络,于是东说一句,西坎一句,也没见第四个人来,中途还还能看到王也的眼神老往诸葛青身上钻,偶尔对上视线还面露羞涩。眼见着就到了中饭时间,张楚岚对了这两人说,“要不咱们一块儿去食堂吧,晚点人该挤了”说着就起身,往门外走,王也故意放慢了脚步等诸葛青上来,然后低声在他耳边说了什么,诸葛青刷的红了脸,让张楚岚和王也等了一会儿才从里头出来。

       “不好意思,咱们走吧”诸葛青瞥一眼王也都带着些许躲闪。

      张楚岚看在眼里,眉头一皱,觉得这件事并不简单。

      呵,我就说吧,听名字就觉得这个班都是基佬。


     后来,张楚岚问王也,当初为什么一见面就盯着人诸葛青看,王也说,“嗨,我一眼瞧见他裤子拉链没拉,这事儿不得找个适当机会提嘛。”

    碧莲:你盯人裤裆你还有理?

                                                                                                                   

谢谢看到这儿

【也青】你的雪糕钱

ooc 

也青甜饼小段子 源于朋友圈表情包

王氏尬撩

打我可以,别打我脸




  高温比以往时候来的更早些。

  大中午的走在柏油马路上还能看到微微波动的热浪,还以为是中暑出现了幻觉,这五月的天气真的迷幻。

   诸葛萌躺在沙发上,刷着刷着朋友圈,刷到了诸葛青前两分钟的一条表情包加自拍

   “5月16日 晴 今天的太阳和昨天一样甚至比昨天还大 天气热的比昨天还恶心 今天依旧没人给我买小雪糕 这个仇我记下了.jpg”然后附上自己的自拍,一个委屈巴巴的表情,像极了好几天没有偷鸡吃的狐狸。

   诸葛萌在北京王也家里做着保镖,这里的天气没浙江热的快,最高温度25、6℃左右,和浙江差了十来度了,作为姑妈当然要对此表达一下诚挚的关切,于是在这条朋友圈下面点了一个赞。

    评论道:“北京一点都不热呢!”

    虽然中午还是让人闷热,但是王也家凉快啊,大侄子!

    评论完,诸葛萌对着手机屏幕乐,感觉她都能透过屏幕看到诸葛青吃瘪的表情,即便化作面部表情只是眉头微微一挑而已,他心里肯定不痛快啊!

王也手里挂着他的水壶走过来,看着诸葛萌说;“怎么了,看把你乐得。”

“你看给阿青热的哈哈哈”边笑边给王也递手机,手臂的肌肉控制不住的抖动,晃了半天王也才看清,边上的表情包没仔细看,附加的自拍太抓眼了。不自觉就脱口,“老青,够白的。”

啧,可不,细皮嫩肉的。

 被诸葛萌一折腾忘了杜哥还有事交待,就开口。

“得了,得了,别笑了,杜哥有事儿找。”

诸葛萌走了之后,王也掏出手机,翻开朋友圈,看了几遍,找到了诸葛青这条朋友圈的重点。

他想吃雪糕。

没跑了,顿时,和张楚岚前几天的对话和走马灯似的,一篇篇地在脑海里过。

“你要找准表达你心意的的契机,他才能知道啊,老闷心里不成”

“你要出其不意,他多精明啊,不要太直白,浪漫,浪漫懂吗老王”

“给他最想要的”

………

王也点开,备注是狐狸的聊天框,红包。

然后开始纠结,发多少合适,不能太寒碜吧,成,有数了。


诸葛青听见,微信提示两声。

王也发来的红包。

520元。

听说是雪糕钱。



张楚岚:我不是,我没有,不是我教的。

对不起,我热坏了




大起大落…

【也青】旗门不要参加对弈竞猜

ooc段子
大概是糖
小学生的瞎搞小段子 分析不存在科学性
(我的锅,打我别打脸)

阴阳师,町中,【对弈竞猜】
诸葛躺在沙发上举着手机,看了一眼红蓝双方的阵容,摸着下巴心里盘算着,嘴上碎碎念:“红方雪童子命中效果78%,兔子222,开局三火,竹子带的是狰…赢面很大啊,这个左边童女,樱花妖两个奶…打持久战的话…”
“老青,你这念叨什么呢,什么童男童女,什么奶?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王也把碗筷收拾了,抽了茶几上的纸巾擦干净手,往边上一坐习惯性握着诸葛青的手就着看手机,没骨头似的把下巴搁诸葛青脑袋上。
“老青,你用的洗发水真好闻。”
说完又凑着鼻子闻了闻。
诸葛青伸手轻拍了王也的脑门,说:“咱俩不是用一个嘛,瞎扯。”
“我说,王道长,要不您给瞧瞧,这回我该压哪儿”
王也凑近了仔细地瞅了瞅,红红绿绿的,嚯,晃眼。
“这我哪儿懂啊?”
“劳架道长走个后门开个奇门给算算?”
“真行啊老青,跌份儿的事敢情都是我的。”说着往诸葛青的腰上不轻不重的一掐,激地诸葛青直往王也身上撞,被王也一把揽住,脸颊似有似无地蹭着诸葛青的耳廓,说:“压左边吧”
说完的气儿还没往耳边供热,诸葛青点了右边压了30万金币。
王也:????
os:媳妇很皮,该不该进行教育。
诸葛青:“左边肯定输,老王你这瞎猜不行,我给你分析分析啊,你看…”
“得得得…,您就是道,您就是理…”
“这回我肯定赌对了!你信不信!”
“您赌了几回啊?还这回”
“就问你信不信,哪儿那么多废话”
诸葛青蹭地一下坐了起来,撸了一把王也的腿毛,作式要拔。
“哎,祖宗,信,我信!”


120分钟后。
诸葛青点进町中,【对弈竞猜】
眼神暗淡无光。
竞猜失败。
王也从外边儿会来,刚喊了句,“老青…”
“别说话,不听。”
然后狠狠地瞥了一眼。

老王心里苦,其实他想说。
“老青,今天吃鸡吧”
(??)




【无脑ooc,对不起。
我今天!因为对弈竞猜而破产】









【也青】别叮我叮老王!
【ooc 瞎脑洞 也总土味情话鉴赏】
【很傻,别打我】

俩人躺在各自的床上,今天大床房没了,于是住了标间。
“嗡嗡嗡”
诸葛青总觉得有蚊子围着他的耳朵想和他亲近亲近。
“老王,有蚊子。”
王也放下手机,瞅了诸葛青一眼,细皮嫩肉地真不禁蜇,手臂,小腿一挠就一块红印子。
“你可真招蚊子喜欢,我记得宾馆房间里都有蚊香片我给你插上。”
王也倒腾完回自己床上,倒头就睡了。
这个蚊香片是假的,半天了还能听到细细的声儿,一翻身就又没声了,睡意渐深又出来作祟,折腾。
诸葛青没法子,只能又翻一身,王也似乎睡的正熟被诸葛青翻来覆去的声儿给吵醒了,开口还带着含糊地睡意,“怎么了,老青?”
“还是有蚊子,这蚊香片真不灵”
他背对着王也,听见窸窸窣窣一阵,自己这张床咯吱一声陷了下去,后背贴上来一人,鼻息掠过他的脖子,痒痒的,又把手搭诸葛青腰上。
标间的床很小,两个人睡有些挤。
“干嘛呢,挺挤的。”
王也把脸埋在诸葛青的肩头,黏黏糊糊地说。
“给你来挡蚊子”




【对不起,被蚊子骚扰的我,流泪撰稿】

不爱管闲事儿(大概是3吧)

我太懒了,经常会忘记,其实是肝阴阳师的超鬼王

ooc   碧玉随缘

凭感觉瞎写,大家看个乐

今天是高中的一些片段

毕业那天,发生了两件事。

那天,张楚岚勾着诸葛青的肩,用下巴指了和同学正热切聊天儿的王也,一边开着他的玩笑,“以前不是巴不得上厕所都一起,怎么这回真分道扬镳了?”

  “恩?毕业了还没让隔壁班的张灵玉加上微信吧,qq都没加上吧。哎,可怜。”诸葛青的嘴一抿,搭配他的眯眯眼恰到好处的表达了深度同情,又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手还往张楚岚的肩上轻拍了两下,“都三年了,哎”

  这一反击,明着是表达了对张同学遭遇的痛心疾首,暗着似乎在总结除了一个结论,老张,这事儿,你不行啊。【阅卷老师:一语多意,明扬暗讽,语意简洁,表达清楚,满分。】

   王也一面和同学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一面瞥几下诸葛青这边儿,想着,这老张什么毛病啊,勾着老青说什么呢,说的老青一个劲儿摇头,心里头好奇地紧,连应付同学的心思都没有了,嘴上就顺溜了几句,“哎好,有空常联系啊,得,你也不错了XX大学不错”说着就往诸葛青那边走,张楚岚吃了一个闷亏,刚想张嘴拿王也寻个乐,刚一张嘴声儿都没出呢,王也拿着毕业证书往隔壁正商量搁哪儿聚餐的文科班儿点了点,“哎,我说老张,内张灵玉在里头,你不把握最后的机会问问联系方式?”

  碧莲心里很苦,喝了白水煎煮黄连的那种。

 “我张某人打扰了,打扰了”张楚岚来一标准的江湖抱拳,把另外两人逗得直乐。

  也不知道后来还有没有再去骚扰张灵玉。


人来人往的,说着什么青春不散热血不退的老套结束语,学妹们还想着学长校服上第二粒扣子,然后发现天朝校服哪来的扣子,不成,要不把学长的外套的拉链抠下来?大家都蠢蠢欲动。高中有个定律,理科班但凡长得眉清目秀点,不邋遢点的都能吸引多数女孩子的青睐,要是外加篮球打得好,名字常年占据红榜的,简直就是人间精品。

比如此刻正在王也边上喝着橙汁儿的诸葛青。

这橙汁儿还是王也买的,刚从小卖部出来迎头就撞上诸葛青,没等他说一句话,手里的橙汁儿就被这人抽走,开盖,喝了一大口,这动作一气呵成。

“渴死我了,转头发现你不在”

“慢点儿,还挺冰。”王也无奈的摇头,又转头进了小卖部。

没有防晒准备的六月是220摄氏度的烤箱,走两步就熟了。

 等王也买完东西出来的时候,诸葛青边上有两个学妹围着,他就在小卖部的门口,找了一凉快的地儿,双手往胸前一叠靠在那儿看着。中途小卖部的阿姨看见他干杵在角落里,还招手让他进去凉快会儿,王也对着阿姨直招手,心想,进去了哪能听见老青说什么呀,啧, 这群学妹不会真要把老青这第二粒纽扣给硬抠了去吧。

 

“学长…能和你考一个大学吗”

诸葛青笑起来的时候亲和力值能达到九十,眯着眼睛,把一些犀利的情绪藏了起来,看到的这种彬彬有礼的表象,刚刚喝过的冰橙汁,说话都带着冷气,“可以啊,好好努力。”

说着还轻揉了一下学妹的头。果不其然,六月果然是个能让人熟透的季节,学妹的脖子以上开始肉眼可见的变红,感觉下一秒就能冒气出锅,半天没憋出话来,好不容易缓过来,比之前更紧张了,“那….那…..那..学….长…能给我你的…扣子…吗?”

巧了,我们阿青穿的是件短袖衬衫,即便第二粒扣子形同虚设,因为他从来不扣。

诸葛青摸了摸扣子,心想,反正就一粒扣子,总不好伤妹子的心吧,这扣子能扯下来吗?正纠结,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上来,把手里的纸巾往诸葛青一丢,外面这么热,这人臭美又怕热,蓝色的碎发里怕是湿透了。然后,往学妹手里塞了枚纽扣糖,硬塞。

“我怕他扯坏了,一样,这柠檬味的,除了酸,还挺好吃的。”

  学妹,哭着气跑。估计能记恨王也好长一段时间。

诸葛青擦着额头的汗,一边问王也,“我说老王,您老人家不是不爱管闲事儿吗,今天可伤了人学妹的心了。”

“我是不爱管闲事儿啊,这学妹是上次那个吗?”王也朝诸葛青微微一挑眉,看上去有点玩味。

“哪个?”

诸葛青大概真的不记得了,因为情人节,五一劳动节,十一国庆节除了清明节,每逢佳节他的抽屉都会莫名其妙出现粉红色的信封,巧克力,手工挂件,署名的没署名的,对了,还有人送过安神补脑液,三乐浆及青少年奶粉,因为那次王也的名次超过了诸葛青。连洗完澡拖着人字拖出来打水都能被搭讪,真的,长得帅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就那个给你写了副毛笔字,什么‘卧龙已出,天下间,论道名扬’”

“这个是又是谁?”

“得,到底谁伤她们心,老青您还真的是片叶不沾身。”

“这事儿吧,真不赖我啊。”诸葛青觉得有点委屈。

王也一笑。

-“是是是,阿青就是道,阿青就是理。”

这人,真会收买人心。

诸葛青心想。



诸葛青:直球猝不及防。

                                                                                                             

就像是那种小日常,小片段

啊,谢谢喜欢。

(我们高中毕业的时候真的有要衣服上那个拉环的,感觉很拆起来很费劲吧。)


我就一片儿警,不爱管闲事。(2)

   ooc片儿警也x白领青

   老王和青仔就是那种细水长流的,感觉老王好像很会照顾人。

   凭感觉瞎写,大家就看个乐。

  我太懒。有时候会忘记写下去

  文笔很废,很短。



诸葛青就这么跟着王也绕过了一个又一个巷子,到了一家馆子,这家馆子不大只有一位老板娘和一个年轻的姑娘忙活,看上去都是很和气的人。

“大姐,两碗牛肉面,一碗不放辣”

 诸葛青心里一暖,他是地道的南方人,口味很清淡,以前一起读书的时候食堂二楼的山西面窗口盛面的阿姨就和辣椒不要钱似的一勺一勺往里歘的倒,那次辣的诸葛青够呛,王也一边给他打汤递纸巾一边觉得诸葛青呛得脸红流泪还硬着头皮吃面的样子居然还挺可爱,又忍不住嘴上损他,“得,你是想娶阿姨内闺女吗,不能吃辣就说一声,和女婿顺丈母娘一样。”

其实也不能怪诸葛青,每天那儿窗口多挤啊,刚下课的高中生就和跨国难民有的一比,乌泱泱的盛面的阿姨还管谁要辣不要葱啊,诸葛青觉着不好意思,第二遍就不会开口了,拿到辣的不辣的全凭运气了。王也吧,损人是一回事,疼人又是另一回事,他比诸葛青脸皮可厚的多,每次眼瞅着阿姨歘的一勺辣椒要往碗里倒,就一比尔康手,喊道,“姐姐,不要辣!”嘿,阿姨一听,这声姐姐叫的可真舒服。于是,后来同学们纷纷效仿,都能得到一碗不辣的刀削面,大概后来听烦了,干脆把辣酱和葱另外装碗放在窗口外。


“两碗牛肉面,这碗辣,这碗不辣。”老板娘的女儿托着盘子把两碗面上了,这小姑娘看了一眼诸葛青,这人眯着眼睛朝她一笑,说了声谢谢,虽然很随意又不轻佻,这撩妹这技能点是满的都要溢出来了。

姑娘小脸一红,低着头就走了。

王也把不辣的那碗面推到诸葛青面前,学着现在流行的表情包来了一句,“停止散发你的魅力吧,老青。”

 冷不防把诸葛青逗得可乐,笑的停不下来,邻桌的人都回头瞧了好几次,王也才开口,“行了,行了,面都要糊了,吃您的吧,别乐了。”


 两人一边吃面一边天南地北的聊着,王也没问,他是来北京出差还是工作在北京,诸葛青也没问,这人前几年不是还是个人模狗样的队长,怎么成片儿警了。两个人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王也吸溜的很快,碗很快见底了,他瞧了一眼诸葛青,面还有一点儿,汤倒是没多少了,也没放下筷子,就开始慢慢地开始吸溜,等诸葛青把这碗面吃完了,王也正好吸溜完。之后,起身付钱,出了店,两个人也不急,走到马路牙子边上,一前一后走着消食。

 “什么时候回去?”王也突然开口,诸葛青对着他的背,路灯把影子拉的很长,后面的人低着头。

 “我才刚来,还以为抓小偷被您给揍了一顿,怎么一碗面想把我给打发走?”

  王也噗嗤一声笑出来,把脚步慢下来,等诸葛青抬头的时候,王也已经在他边上了。

“您说呗,全聚德,东来顺,地儿随你挑啊,想吃什么没有啊”

 诸葛青总是被王也逗乐,读书时候就这样,不知道是不是北京老爷们从小都听马三立还是怎么着。

 “说的和你家私产一样。”

 贫是北京人一大特色,王也挠了挠后脑勺,刚想说点什么。

 “我已经在北京工作了,公司分公司在北京,我被调来了。”

  诸葛青声音很轻,但是一个字一个字王也听得很清楚,他来北京了,心里像是被蚊子咬了,痒,但是挠不到。

  -真好,老青。

  很久,诸葛青一直在等王也说点什么,可是这人,居然还在用这老年人水杯喝水?是我青某人年老色衰了吗,就这么没魅力吗?

  “你不说点什么嘛?”

   王也,喝了几口,看见眼前这个人皱着眉,一脸的不满的气息简直要把自己掀翻在地,嗨,我心里已经说了,真好。

 “ 枸杞茶,你来一口吗?”


                                                                                                         

  老王不要仗着你长得好看就为所欲为好吗。

  谢谢。

我就一片儿警,不爱管闲事(上)

ooc 片儿警也x 暂时还没想到干嘛青(不是)

两人高中同学,关系嘛,就你们懂得,我想你飞我温柔的追的关系。(???)

老王警校,刑侦第一名,原xxx支队支队长。

题目取地太草率了,取名废gg。

欢迎批评(假的

第一次发文瑟瑟发抖文笔废

   

   今天又是轮到王也值班儿,这不,提了个水壶从派出所里出来想去近点儿的街买点夜宵什么,还没拐进巷子里,就听到一女的尖叫“啊!小偷!抓啊!”本来女生的声音尖的像刀子直直插进王也的耳朵里。

   啧,这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的,偷东西还栽我手上了不是

   还在心里叨叨,这一米八的腿已经不听使唤的向刚刚声音传来的方向撒腿跑,跑着跑着转念一想,嗨,还光天化日呢,都十一点了,可不嘛,偷东西可得趁这黑灯瞎火嘛。没一会儿,就听见蹭蹭的脚步声,就在自己个儿的前面,前面是个胡同拐角没有路灯,王也听见这脚步好像慢下来了,还呼哧地喘着气。

 孙贼,一看就平时缺锻炼。

 王也放轻脚步,侧头看见那人双手撑着墙呼呼的喘着气,看着累的够呛,也看不清脸,个儿到挺高,于是一闪往上一扑,标准的擒拿手一扣没一会儿就把人怼墙上了,把手上的皮夹卸了下了。

 “这大半夜不好好睡觉,这给你们闲的”

 “不…不…我不是…”那人兴许的跑的累了,气还没上来,一句话都没说全乎就被王也打断

 “得,十个贼九个都会说我不是我没有,您省省力气跟我派出所走…”

 这人声音听着怎么…这么耳熟?好熟悉啊,是隔壁邻居?还是我二舅妈的侄子?这人谁啊!

 那人还在正被怼在墙上,刚刚一口气还没缓过来又被人不留客气的怼在胡同角里,传出去我青某人不要面子嘛?

 “我真的不是,路过追小偷的,我叫…”

 “老青?”

 那人一愣,完了遇到被熟人怼墙上了,面子已经没了。

 王也的脑子里只是默默闪过一个名字,来不及细想已经脱口而出,甚至还有一点兴奋,没想到久别重逢居然还得感谢一面贴满小广告的墙。他松开了扣住诸葛青的手,啧,这南方人细皮嫩肉不经折腾,刚刚扣过的手腕处温度已经明显高于其他处了。

 “诸葛青?是你吧?”

 刚刚把人背朝自个扣墙上了,要是真是老青,啧,真好。

 “我说老王,你这人还不客气,要是这墙再糙点,我这脸就没法在会所混了”那人,慢慢悠悠地转过来,声音清脆的带着江浙地区的音色,比起刚刚尖刀一样的那声“小偷啊!”这声音落在王也耳朵里简直是豪华声优套餐。

  没有路灯,两个人的距离不近也不远,诸葛青认得,对面那个驼着背正好和他一样高扎着马尾,两边的碎发也不搭理,没猜错的话还顶着黑眼圈挂着老年人水壶,是的,没错了,就是王也。王也也认得,他对面的人在自己驼背的情况下才和自个儿一样高,一头青发,眼睛不睁也知道哪里的妹最靓,现在应该穿着背带裤白衬衫,笑眯眯看着自个儿,估计在盘算着怎么就刚刚的情况进行一顿敲诈,是了,就是诸葛青。

   王也伸手搭在诸葛青的肩上,试图进行安抚,当然诸葛青不会轻易妥协。

   “你来北京出差?”

   “来北京找揍的。”

   说着还一抖肩,王也手没搭住,落下来,眼见着就要无处安放了,顺手一挠头,再一摸鼻,“嗨,我这不是抓小偷嘛,老青真对不住,我也很心痛,但是这也是没办法滴,黑灯瞎火的,这么着,请您吃个宵夜,咱把钱包还了备个案就走”

   说着又把手搭上,诸葛青想着,这人脸皮往万里长城靠拢了。

    就不管王也这手转头看他,“小偷都没抓着,你还吃得下宵夜,您心真宽”

   “也不是,这钱包找到了,人是你追丢的,我顶多就是协助不力,再说黑灯瞎火的上哪儿追?您啊别瞎操心了,先填肚子”

   诸葛青一愣随后叹气摇头,这人还真是没变啊,在他眼里什么才值得他管啊。

   “别愣着啊老青,走吧”